欢迎来到赌网!

水晶宫官网,“凤凰”折翼,单车泡沫

时间:2020-01-09 14:40:14 来源:赌网 收藏

水晶宫官网,“凤凰”折翼,单车泡沫

水晶宫官网,凤凰自行车的前身可以追溯到清光绪二十三年,即1897年创设的车行——同昌车行。

对于这代 80 后、90 后的年轻人来说,那个用一辆自行车就能把老婆娶回家的年代或许并不太真实。但提到凤凰自行车,恐怕大部分人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回忆。

想当年,二八自行车可算是最酷的交通工具了,它长得方方正正,敦敦实实,黑漆的车身,电镀的把手。那个时候,我们的身高还不足以帅气的跨过车垫。但没有什么是能阻挡少年们想骑车的心,于是,少年们发明了一种“腿别横梁,半踩半回”的独特骑车姿势。

据《北京志·市政卷·道路交通管理志》记载,1948 年,北京一共有十七万六千多辆自行车;到 1995 年,这个数字变成了 831 万。

也差不多在那段时间,凤凰牌自行车迎来它的巅峰。1993 年上海凤凰自行车正式成立公司,并在一年后,整体改制成为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发行 a 股和 b 股。当年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凤凰牌自行车的年生产量跃过了 500 万的大关。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凤凰的辉煌很快就按下了暂停键。

一方面,国内的自行车已经呈现一定程度的饱和,城镇每百户居民平均拥有自行车数量在 1993 年达到了最高点,拥有 197.2 辆,几乎是每户平均拥有 2 辆自行车。而另一方面,摩托车、汽车的兴起,“四轮”代替了“二轮”成为人们在出行工具上的新追求。

谁也无法阻止汽车的时代的来临。公开数据显示,哪怕是在全球汽车市场遭遇重创的 2009 年,中国上半年汽车销量首次超过 600 万辆,一举超过美日等国,跃升为全球最大新车市场。

共享单车的火爆,让自行车再次获得了注视的目光。有人会觉得,在共享单车的疯狂下,凤凰这样的老牌厂商也因为其“共享单车概念股”的角色,得到了起死回生的强心剂。但实际上,这种说法并不准确。

不敢涉足共享单车

作为一家老牌自行车厂,这是凤凰最艰难的决定。共享单车的暴风眼,制造链条上的一切都被卷入未知。

那个春末,摩拜刚刚上街,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的员工突然接到指示,要求他们一旦看到摩拜就立马拍照片传回公司。

总裁王朝阳花了大半个晚上,在上海走街串巷找摩拜:“那时候就想弄清楚车子摆在什么地方,是怎么回事。”

共享单车飓风中,制造链条上的一切都被卷入未知。对于这样一家老牌的制造厂商,利好显而易见,风险也在酝酿。上海凤凰明白个中厉害,不得不参与风暴。

“不做了。”王朝阳辗转反侧了两个月之后,终于能坦然面对这个问题了。不做了,指的是上海凤凰这个品牌不亲自运营共享单车。

这是2017年1月的事。共享单车大战已经打了小半年,摩拜和ofo早在几个月前就拿下了以亿美元为单位的c轮融资,更多的人还在入场,这其中也包括一些传统的自行车厂商,赛道已稍显拥挤。

作为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的总裁,所有的合作邀约都到王朝阳这里拍板。从2016年后半年开始,几乎每周都有人找过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做。轰炸了几个月后,他心里也经常嘀咕是不是可以自己动手。

事实上,凤凰的共享单车样车早就做好了。2016年10月4日,五款样车就在上海工厂的车间里造出来了,国庆假期工人们加班加点,在一个月内赶了出来。五个款式,材质、样式、功能各有偏重,全部是智能锁。为了尽可能占据主动,王朝阳8月底就下命令要造这些车。

车子有了,商业模式看上去似乎也很简单,“就是烧钱不简单”,只要把车放到市面上去就行了,当时行业内外很多人都想进场,除了工厂接订单接到手软,包括上海凤凰在内的一批共享单车概念股也创造了多个涨停记录,“诱惑太大了”。

纠结了两个多月后,他终于下了决心。这是共享单车出现后上海凤凰做出的最困难的决定。

“这么多人都进去了,我不做是对的。”52岁的王朝阳说这句话时,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深色大沙发上,对面是红木大办公桌,这是传统企业老总的典型办公场景。他声音洪亮,健谈,神态显得放松。

王朝阳列举了几个理由:凤凰是老字号的传统制造业,对互联网思维和运营都不熟悉,融资能力也不是强项,同时互联网模式中的高风险和盈利周期难以在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上有完美呈现。

在此之前,共享单车横空出世,让上海凤凰度过了神经紧绷的大半年。

凤凰:我们不是ofo代工厂

2016年9月,王朝阳和摩拜的最高层有过一次会面,他对摩拜的代表说:“我估计没办法跟你们一起做。”这是地方政府撮合的一次合作意向交流。

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所设计的摩拜强调“四年不坏”,让摩拜的车型与原有的代步自行车区分开来。自行车厂商要和摩拜合作,得重开专门的生产线,成本高且存在风险。

“这些零部件不标准,”王朝阳解释了原因,“不标准的东西,量就做不起来。”119岁的凤凰要跟1岁的摩拜一起玩,就得颠覆过往的积累和资源。对于凤凰,这样风险大,成本高,双方的接洽就此中断。

10月5日,ofo找过来了,向凤凰团购中心总经理屈丽萍提出要求:3天内做3台样车,做出来了下单5000辆。工人们加班加点,赶出了样车,ofo和凤凰的第一次合作达成。

事实上,凤凰自己设计的智能锁共享单车前一天做好了,市场团队的王会说,凤凰无机械锁概念。与ofo最初的合作,他们只能放弃智能锁,采用了ofo提供的机械锁。

选择ofo,拒绝摩拜。决定基于这样一个逻辑:从现有的资源出发,对凤凰有利的选择才是对的选择。

丹阳位于江苏南部,距上海 200 公里。这座小城曾经以眼镜制造业而为人所知,凤凰改制后在这里建厂,将此作为传统自行车的生产基地。

在由一排排单色车架所填满的整车车间内,最醒目的颜色,是属于 ofo 的黄色。这批黄色的车架将以“凤凰牌ofo小黄车”的身份出场,在国内投放。

2017年5月,凤凰与ofo正式宣布战略合作,凤凰一年给ofo提供500万辆车。根据上海凤凰的公告,这项战略合作预计收益在4000万元。500 万辆,4000万元,业内人士迅速算了一道小学数学题——每生产一辆小黄车,凤凰只能赚到 8 块钱。一时之间,“老牌国货沦为共享单车代工厂”传的沸沸扬扬。

凤凰的研发人员却强调,凤凰造小黄车的实质并不是简单的“代工”,而是全方位的合作,简单来说,就是改良+生产。

自上路以来,ofo 小黄车的报废率始终是竞争对手们眼里的靶子,按照凤凰的介绍,他们的研发团队在小黄车的细节上做了一系列改良。“毕竟,在共享单车这块蛋糕上,互联网企业做平台可以,真正懂车的还是我们这类自行车企业”。

泡沫破灭之后

当共享单车的泡沫破掉,波及到不只是消费者,连自行车行业的龙头企业也无法幸免。

4月20日,自行车业的老字号上海凤凰发布2018年度报告称,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7.62亿元,同比减少 46.68%;实现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 2018.02万元,同比减少 73.73%。

有着120年历史的“凤凰”自行车从未面临如此的困境。这家百年老字号自行车因与共享单车的合作,业绩也出现了波折。

在上海凤凰看来,2019年,提升业绩已成为首要目标。“凤凰”品牌作为公司最重要的无形资产,也是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要依托。

对于亏损的原因,上海凤凰在财报中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海凤凰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10亿元,其中6870万元系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销售ofo自行车所产生;1409万元系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进出口有限公司对ofo香港等公司销售ofo自行车所产生。

上海凤凰方面表示,2018 年以来,作为共享单车主要生产供给方的自行车整车和零部件企业,因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占用了自行车企业大量流动资金,而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特别是新品研发和市场开拓的投入严重不足。

相比曾经与共享单车的蜜月期,2017年,依靠共享单车的订单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3亿元,同比增加126.63%;营业成本12.2亿元,同比增加154.87%;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7682.41万元,同比增加45.26%。

根据公告显示,上海凤凰已于近日收到法院划转的ofo被冻结款项2792.61万元,目前仍有6870万元未追回。

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上海凤凰由于共享单车订单下降业绩下滑,这只是表面问题,更深层的问题是自行车行业没有找到行业改革的方向,只是把共享单车当做一个“救命稻草”,投入太多,反而拖累了自己。

业内人士表示,与共享单车的合作,从某种意义上讲,无异于饮鸩止渴。在自行车行业与共享单车之间关系逐渐冷淡,一系列连锁反应给行业带来的相关风险同样不容忽视。

值得庆幸的是,上海凤凰已注意到了依赖代工共享单车的不足。上海凤凰在年报中提及,随着共享单车发展进入拐点,共享单车对传统自行车行业的冲击趋势正在逐步减缓,国内自行车市场将逐步走向复苏。市场的复苏过程中,对自行车产品升级的要求将逐步呈现,以山地车为代表的中高档产品将成为未来自行车市场的主力。

“凤凰自行车的未来出路在于高端化,这可能是挽回消费者的唯一出路”。宋清辉表示,这家建厂120年的老牌企业,如今已经走到了转型的边界,希望利用好百年品牌,焕发新生。

财经早餐w综合自北京商报、新浪财经、ai财经社、搜狐新闻、爱范儿

上一篇:曾经城市人群专属的抑郁症,为何频现于我国农村
下一篇:积贫积弱却最安全?为何孱弱的蒙古反而成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

加入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信息举报 | 关于我们 | 赌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